地理位置

电话:029-87418595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建国路83号
邮编:710001
网址:www.snwx.org
邮箱:www.sxwxjjh@163.com
Q Q:275070749

      魏娜《陕西陕西,诗意栖居》优秀奖

      时间:2014-07-18   点击:1171   [关闭本页] [ 返回首页 ]

      陕西陕西,诗意栖居

      魏娜

        《钟鼓楼》
        缓缓的历史,被凝成乐曲。故事将它托起,晨钟暮鼓,那是时间的流逝。
        我站在繁华的色彩里,听闻那一声声涟漪的叹息。那是多么动听的声音,凋谢在平静的朝花夕拾里。
        当月色铺满那贴金描绘的楼宇,我可以触摸到那段呼吸。
        风里古旧的气息,泛起层叠的余辉,我刹感手掌颤粟,然后清凉如雨。
        那是一个朝代的背影,在时光的弦上一遍遍响起。我只是静默在一段幻想里,任那一圈圈的声音,
        穿越我的耳膜钻入心底。
        当风凌乱了头发,我闭上眼,用舞步契合这沉重的旋律。
        从错乱的字词到一首诗,神秘了古色古香的城池。
        或许不该刻意这漂泊的音律,那远远的节奏里,好象落满了圆润的泪水。
        那些飞走的花朵,又悄然返回。在钟鼓之间,把春天举起。
        是这苍茫的音乐复活了袅袅的结局?又究竟是什么把天空遗失?
        滚滚的马蹄扬起了迷幻的尘雾,那缭绕的音符勾勒了一代代帝王的影子。
        在流意的水波里,荡漾着有声的史事。
        阳光的翅膀也被这音乐打湿,跳跃的光影遮蔽了真实的足迹。
        在这斑驳的旧址里,美丽亦有着小小的心悸。
        听那段不改的节拍,把千年翻来覆去。我不觉得讶异,这永恒之声,游弋在我呼吸的空气。
        在更多声音扑来之前,我小心私藏起这声音的颤粟。
        风,停留在不远的枝头,那个出口,真的无关风花雪月。无关千年沉沉的孤寂。
        原来音乐也可以蒙住眼睛,在那一城闪烁的灯火里,荧荧涌起。
        那跟随钟鼓声作息的世人,是否早在尘埃里安睡?我听见这迟缓的声音里盛满了疲惫。
        那是什么旋律呵,合着我的心脏一起跳荡在那霞光里。
        那光里总有一丝红,象血,疼过我生命的底色。烫过我飞舞的魂魄。
        只有我很在意的音律,每天响起,聚笼起我游离的心事。褶皱的心情,被这音乐之水抚摸的平息。
        不曾祭奠或怀念过的一些记忆,在此刻摊成一张白纸,任音乐的精灵舞蹈,安慰。
        我枯燥的日子自此变得潮湿。
        我是醒着还是沉睡?那灯一直亮着,亮在我的体内。那音乐一直飘着的,飘出我的眼泪。
        梦里,谁的手重槌了历史,让我感动如此?

        
        《兵马俑》
        又一朝月朗清明,天光融化了内心的孤独,繁华开在繁华之上,身世在青苔里暗生。
        马蹄跌入时间的缝隙,越不过千年的印迹,不得而退,唯有保持这一种姿势。却望不穿前生来世。
        再回首,尘埃掩没了来时的道路,记忆狼籍,只记秦砖汉瓦,岁月静谧。
        欲语这繁华的废墟,却虚空的无声无息。
        拭去眼底的尘灰,手染千年沧桑意,心事难成书。梦远无从寄。
        纷沓的脚步来来回回,惊不破内心固守的城池。
        时光退去七彩衣,谁又能解开心头的悲思?灯光频闪,照得见柔和的表情,却照不见一个朝代最深的隐秘
        坚硬的是躯体,脆弱的是心灵,抬头不见当时明月,俯首只见苍皇一地。
        夜清冷,昨昔徒留苍凉味,端睨红尘,幽眠泪浸润土地,待你读懂了诗意,早己物是人非。
        陌生的故土,记胡笳悠悠,渺渺于天际,谁还停滞在原地?
        几朝风月骨,沉弦错意,缕缕哀叹萧黄昏,寥落清风酌旧词,语休泪不止。
        葬埋几朝,不知清醒还是迷醉?
        突然而至的沸腾,惊醒长久的沉寂,抬眼皆是浮华色,用不朽的胸怀来确认自己。
        然后,听见嘶杀来自心底,难息的凌乱,不喑又是多少风雨。
        又一季盛世繁花,依然难舍当年瑰丽。用执着的身姿写下辉煌,无关帝王,无关年岁。
        只是,被奢华葬送的自己……


        《华清池》
        月落伤心色,逝水的爱情,流淌成忧伤的千古。
        镜花水月,谁还在池边念及这一场盛世的清冷?
        一片落红返不回春色,飘荡的香魂,寻不到朝朝暮暮。孤灯里愁不尽那凋零的年华,风里,琴声嘶哑,
        弹响的,是转身的天涯。
        被雨撕碎了心情,唯有霓裳羽衣掩饰这生死悠悠。
        空气里流动着淡薄,那飘不散的时空,残留着缕缕温柔,淋湿的誓言,才知这其中的不舍和情重。
        长安路漫漫,一座城由此孤独。心绪难宁,夜色漾起铃声,悲曲声声雨霖铃,秋水长空雁哀鸣。
        那谢在尘埃里的红颜,是否还在你笔尖错乱成风?
        泪沾衣襟,哭不醒荒凉的坟冢。不能再相见,连回忆都断了线,曲终人尽散,物是人非不胜悲念。
        流萤飞舞,驱不散心头的灰暗。钟鼓声声慢,相思辗转,遥望星河天,往昔蔓延。
        当别梦依依,才知这一往情深是疼痛的浪漫。零落泥土的玉搔头,怎忍回眸这凄惨?
        此去经年,依旧的荷池花苑,杨柳芙蓉面,恰似美人容颜。在风中曳动,凭添伤感,望疼了那寂寞的双眼。步履沉沉,走不出阴天,一步一伤,身后是殷红的往事碎片。踌躇成茫然,明暗了长长短短的思念。
        奈何时过境迁,等待不来,寻觅不见 ,夜被月色洗得惨淡,风声萧瑟,吹落了心香瓣瓣。
        虚无的活着,是为破碎的江山,还是梦幻中的昨天?
        无法修复情感的缺陷,天上人间,隔着越来越深远的时间。滚滚黄土笼罩的人间,尘雾层层,
        再也看不见,恩爱缠绵。
        长相依,长相伴,破灭的梦幻。那梨花带雨可是你幽怨的眼?以为可以再续前缘,结果却恰非所愿。
        金钗儿各留一半,钿合儿各留一扇,然后在那百媚的一回眸里,衣袖轻扬,没入那幽深的云烟,
        却不曾放下那执着一世的爱恋。
        各自收藏情思一半,这彻痛,这深爱,只有经历这的人儿,才明白。
        写下爱情花开,写下爱情凋谢,只剩故事妖艳的存在。


          

Copyright ◎ 2014 陕西文学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TEL):029-87418595 传真:029-87418595 QQ:275070749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建国路83号 邮编:710001 E-Mail:www.sxwxjjh@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