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位置

电话:029-87418595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建国路83号
邮编:710001
网址:www.snwx.org
邮箱:www.sxwxjjh@163.com
Q Q:275070749

      “文学陕军进高校”活动走进西安建筑科技大学

      时间:2014-11-24   点击:795   [关闭本页] [ 返回首页 ]

      “文学陕军进高校”活动走进西安建筑科技大学
      著名作家叶广芩畅谈心路历程

       

      1028日,“文学陕军进高校”活动的第二站来到了西安建筑科技大学。

      为进一步展示陕西作家风采,激发全民阅读热情,培养和发现“文学陕军”新生代,中共陕西省委宣传部、陕西省作协、陕西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共青团陕西省委员会以及陕西新华出版传媒集团联合主办,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太白文艺出版社、陕西文学基金会等承办,中国文化交流网单位等协办的“文学陕军进高校”活动应运而生

      当日下午,时针接近三点的时候,瑟瑟秋风中,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莘莘学子们急匆匆地涌向文学院大楼。冷飕飕的空气,并没有阻挡前来听讲座的人们的热情,跟随着人潮,很轻松就能找到活动现场,报告厅里早已被慕名而来的学子们坐得满满当当,就连楼梯处、报告厅门外也被围得水泻不通,这,都是因了主讲人——叶广芩的魅力。就读于学校土木工程系、来自南方的李同学,一直以来都十分钟爱文学,阅读对他而言,已成为一种闲暇时的享受,对于作家叶广芩他很是熟悉,读过多部作品并且被深深吸引。自打知道叶广芩要来做讲座后,李同学激动的心情就难以平复:“叶老师的作品有历史小说、家族系列小说、生态伦理小说和紧贴现实生活的小说,还有涉及动物的小说等,涉猎如此广泛,我非常想知道何种经历成就了她的写作。等会儿,终于可以见到叶老师了。”文学院的陈同学,是个文静的小女生:“喜欢叶老师,因为她笔锋间洋溢着皇城的文化底蕴,女性视觉的温柔细腻,童趣轶事的诙谐绝妙。”

      活动伊始,叶广芩向西安建筑科技大学授予了“中国梦·文学梦——文学陕军进高校”文学交流中心牌匾。该中心,除了展开日常的文学交流活动外,还将成为文学青年与作家、出版单位沟通的桥梁。随后,陕西省文学基金会秘书长王芳闻为西安建筑科技大学赠送了图书。在学子们的热切期盼中,叶广芩在讲台前坐定,侃侃而谈自己多年来写作的心路历程,尤其是娓娓道来的《青木川》的创作点滴,引起了学生们的浓厚兴趣。

      “孤独、寂寞是我写作生活的陪伴”

      叶广芩,被称为中国当代最好的小说家之一,祖姓叶赫那拉,以“家族系列”小说蜚声文坛。有所感、有所想、更有所悟,写大宅、写京城、亦写人生。从上世纪80年代初起,叶广芩多年来笔耕不辍,创作的小说《本是同根生》《谁翻乐府凄凉曲》《黄连厚朴》以及长篇小说《采桑子》等似陈年佳酿,散发着岁月沧桑的芳香基调,又充盈着丰厚的城池底蕴,形成了她独树一帜的创作风格。

      报告会上,叶广芩直言:“面对稿纸、面对电脑,孤独、寂寞是我写作生活的陪伴。今天,有幸来到学校,面对这么多热情的面孔,这么多年轻的学生们,我觉得对我来说,是一种挑战,挑战我的口才、挑战我的认知,但这都不是我的强项。”

      2000年,叶广芩的“家族小说”正写得如火如荼的时候,她做出了一个让许多人意外的决定:到陕西省周至县挂职做县委副书记。至于为什么有这样的选择,叶广芩向在场的学子们吐露了自己的初衷:“1968年我来到陕西,一待就是近50年,陕西接纳了我、培养了我,我得为陕西写点儿什么。”于是,她向组织打了报告申请到基层、到农村去,这一挂职,就是九年时光。这期间,她更多的时候是在基层走访,尤其是距离周至县城100公里外、隐没在秦岭深处清代时老县城——佛坪厅城。

      茫茫秦岭大山、金丝猴、大熊猫……当叶广芩来到这个秦岭南部唯一的汉水流域村落时,生活在这里的人家9户。然而,正是这样的地方为这位女作家开启创作的另一扇门在这个深山沟里,随老乡上山采药,听村民讲风俗,挖掘鲜有人知的故事。在那里,她对生活、对现实、对人性有了更为深刻的参悟,多年的积累、体验使《老县城》《秦岭无闲草》《秦岭有生灵》等作品相继面世。

      “《青木川》的创作,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事实上,很多人知道汉中市宁强县有个世外桃源般的地方,叫青木川,就是因为叶广芩笔下的长篇小说《青木川》。2007年,此书一经发行,便获得广泛好评和热烈追捧。随后,不断的加印再版,今年初由此改编而成的电视剧《一代枭雄》,在各大卫视及网络热播,更使佛坪、青木川等秦岭腹地的无名城镇成为游人如织的旅游景点

      对此,听讲座的学生们也十分好奇这个作品的“诞生之路”。实际上,1983年,叶广芩就曾写过一篇小说,关于土匪,叫做《洞阳人物录》。在她看来,土匪应该盘踞在地形最复杂的地方,于是她在地图上看到川、陕、甘三省的交界处有个小圆点,标明是个镇,叫青木川,但她当时并不清楚那里是否有土匪,一心想去实地探访。但因为道路太难走,根本不通车,计划只好暂时放弃。可谁曾想,这一搁浅就是近二十年。

      直到在周至挂职时,叶广芩的青木川之行才得以实现,在那里见到了几位上了年龄的老人,其中一位就是徐种德,初次相见,他给叶广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仅会说英语,还将孩子教育得非常得体。夜幕降临之时,徐种德的儿子来送大衣、手电,孝顺的举动令叶广芩十分感动,便想敬其子一杯酒,但年轻人并不敢接,而是看着父亲,老人说了句:“犬子无能,喝一杯回家去吧。”于是年轻人接过酒一饮而尽,将酒杯放在桌上,后退三步离去。山里人如此的传统文化和家教,着实让叶广芩大吃一惊,后来,才了解到,徐种德,是青木川的一个重要人物,一生的沉浮与荣枯都和魏辅唐有关,是魏辅唐的少校参谋主任。

      叶广芩表示写《青木川》是个艰难的过程,“陕西不乏写农村的大家,陈忠实、贾平凹信手拈来,他们是黄土浸泡出来的作家,背靠深厚的黄土地文化,随便抓一把黄土,都是一篇好文章,他们关注秦腔、关注土门、写白鹿原上的生生死死。但是我不是,我的视觉代表了不是农村的一大批城里年轻的或者不是年轻的人,我的作品里都是用叙述的语言写的,没有纯粹的地方语言,掩盖了我对陕西语言的欠缺。”叶广芩也将自己创作的心得体会,与到场者分享:“一个作家在写作时,不要考虑它的结局,不要参杂功利,在写《青木川》时,我就没有想太多,只是在表达自己的思想感情,所以写得比较洒脱,没有受任何环境、条件的限制。”

      “作家创作时,不能把人纯粹的写成好人或坏人”

      叶广芩坦言:作家创作时,不能把人纯粹的写成好人或坏人,这点在《青木川》里,就得到了很好的体现,书以“土匪”魏辅堂的传奇经历为主线,从青木川镇解放前夕战乱写至改革开放的今天。他是土匪,却兴修水利、架桥修路造福人民;他目不识丁,却盖建学校,重视教育,希望青木川的后人读书识礼……一个偏僻闭塞的小镇被这个“土匪”改造为一片富庶繁华的热土。小说在情节曲折动人的爱与恨、生与死、正义与邪恶、浮华与没落的“土匪”戏后,蕴涵着更深层的人生哲理及人性呼唤。同时,在描写历史变迁中反映现代人思想的困惑以及文物、建筑保护和开发的两难状态。

      2001年萌生了要写一部关于青木川的小说的想法,到2007年《青木川》问世,这期间叶广芩曾无数次到青木川采访,用她自己的话说:“我也不知道究竟去过那里多少次了,实在是数不过来,在采访的过程中,我和那些淳朴善良的人们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其实书中不少人物在现实生活中都有原型,很多人的名字我都没改。”青木川的过去与现在,都在牵动叶广芩的心。2008年汶川地震,青木川是重灾区,叶广芩在震后第一时间奔赴青木川,住在帐篷里,为乡亲们捐款捐物,用手里的笔和本记录看到、感受到的真实情况。当青木川最强烈的6.4级余震袭来时,叶广芩正在采访青木川第一任文书,忽然间整座山都在颤抖,身旁的石头到处翻滚,正处在惊慌失措之际的她听见老文书喊道:“你莫怕,莫怕”,然后将她带走。叶广芩叹道:“我非常钦佩这样淡定、从容的精神,那里的人民都是能经得起事儿的。”

      或许,正如叶广芩所言,陕西博大精深的文化与历史,为她的创作带来了源源不断的活水,从黄天厚土走出的柳青、路遥、陈忠实、贾平凹、高建群等一批批优秀的作家也无不在作品中展示出陕西独有的历史文化和人文底蕴,从而在全国打响了“文学陕军”的品牌,形成了中国文学的陕军时代,造就了陕西文学的至高荣誉。

      此次“文学陕军进高校”的系列活动,旨在打造当代大学生与优秀作家、作品零距离接触的平台,遴选了“文学陕军”中最具实力的4 0名作家,拟走进陕西10-20所具有较大影响力的高校校园巡回讲演。作为本次活动协办方之一,我们中国文化交流网将结合本媒体自身特色与优势,更全面、完整、深刻地为读者呈现活动内容让我们追随前辈们的脚步,一起去感受“文学陕军”的坚实力量与无限魅力。

Copyright ◎ 2014 陕西文学基金会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TEL):029-87418595 传真:029-87418595 QQ:275070749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碑林区建国路83号 邮编:710001 E-Mail:www.sxwxjjh@163.com